深圳无线共享服务有限公司官网深圳无线共享服务 设为首页 │ 添加收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:高音炮击退广场舞 受伤的是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:高音炮击退广场舞 受伤的是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南方都市报 作者:果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继泼粪、鸣枪、放藏獒之后,对抗大妈广场舞又出新法。温州市中心一小区屡受隔街广场舞噪音影响,住户苦不堪言,据说连房价都贬值了。在多次交涉未果后,小区600多位住户凑了26万元,买下一套“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”。只要大妈开跳,就循环播放:“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,立即停止违法行为!”结果成功将广场舞大妈逼退(据《都市快报》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住户表示,为了安宁,业主都很愿意出这笔钱,而对抗不是目的,他们只是想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,假如解决不了,那只有“他们放,我们也放”。据说此前业主们曾多次与对方交涉,但都被“赶”了回来;政府组织公安、环保、城管等部门联合执法又无实质效果,万般无奈,只好出此下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微博上,称赞此法甚妙、欢呼“干得漂亮”的大有人在。“广场舞成功调低房价”,“出动高音炮低音炮居民对轰”,听起来简直如天方夜谭。原始社会里部落之间厮杀开战的戏码,怎么现代社会也开始上演了呢?况且600多住户凑26万元巨款,每户大概400元,虽数目不大,但每日扭大音量对轰大妈,让我想起我家用所谓“噪音驱鼠”,后来把全家人吵吐了的事。杀敌一万,自损三千,温州住户断臂求生之悲壮,想想都是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泪完之后依然要问一句,什么原因让同一片屋檐下的居民走上了“以暴易暴”之路?我们的城市什么时候失去了自我净化的能力?不同人群之间的沟通协商,什么时候从“有话好好说”变成“说了也白说”?那么多地方,每天无数直升机在天上飞,内环路、“桥包楼”让人日夜受苦,小区装修打钻声声不绝于耳……假如每一桩声音侵权,都要用自卫反击的方式解决,恐怕我们的城市早陷入“人民战争”的汪洋大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市不是熟人社会,“个体权利”意识高涨,似乎让城市人之间的沟通成本居高不下。民众互斗,大家都是普通百姓,睡个清净觉,跳个开心舞,本不应是什么难事。可现在你要睡觉我要跳舞,只有两种解决办法:要么“开炮”,一方乘胜追击一方落荒而逃,要么出门左转是政府,我压不了你不信城管还压不了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我所见,农村不是这样。几周前我拜访海南“长寿之乡”澄迈县的黄竹老爸茶园,见到当地老人家,每天在院子里跳健身舞,音箱分贝不可谓不高,但与周围村民相安无事。一来都是自家老人,哪有开炮轰自己父母的;二来恐怕是传统的村规民约依然在起作用。城里乡里,大家都求高寿,唯心怀宽广、互敬互谅者得高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不必迷信乡村才有伦理。住在寸土寸金的商品房里,受到良好教育的城市人,做做自家老爸老妈的思想工作,谁家都有要上班的小孩,跳舞音量放小点,这有何难?现在科技那么发达,城市里难道没有生意人,想到像奥运会开幕式团体操表演那样,开发广场舞防扰民耳机,大妈大伯人手一个自戴耳机,这是多大商机。沟通无效,要么放狗要么找城管,城市人不仅丢掉了睦邻亲善的能力、推己及人之心,更可悲的是丢掉了体面生活的尊严。 □果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UN639)原标题:高音炮击退广场舞,受伤的是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闻资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赢彩彩票